中甲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六百七十九话 蔓延癔症

2019-12-04 23:36: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六百七十九话 蔓延癔症

“沙腊马冬求”黑暗女士念叨着,摇摇头,但是她发现说出来的咒语和自己心里面想的时候就是不一样,不管是来自于气势还是力量本身的神韵,这都让有些年轻的黑暗女士从下手。没错,现在这个女人正在吟诵的咒语相对于她的生命历程来说真的算是古老到了顶点,没有谁知道它的起源,但是当它被留下来到了被发现的时候就只剩下一堆堆枯黄的手稿。

在深邃的学院地下,旧遗迹中被这个女人找到之后,它被用来加强现在将要发生的法术的强力程度。虽然黑暗女士有了充分的自信和十足的力量,然而可惜的是面对如此庞大而繁杂的咒言,她身边却只有一个如同饭桶一样的武痴。

单纯追求力量而忽略一切目的的人称之为武痴,这一类人虽然拥有任何时机上强大的动力的,暗示在这一切的背后却没有长久维持的信念,导致这种人并不是社会学上的人,加像是类似于野兽的一种生物,单纯为了追求高位和力量罢了。

除去这样一个策反的帮手之外,黑暗女士就只剩下维吉尔这个称之为盟友的堕落者同伴了,但是他并不能得到女人的信任。在这个心思如海的女人看来,维吉尔是这个世界上不能信任的人之一,即便是让女人相信植野暗香会帮助自己也不为过,但是维吉尔却绝对得不到信任这个形容词,大概维吉尔那边也同样不信任着黑暗女士自己吧。

女人嘲讽地看了一遍夜空,自己仰望之后只得到了宁静,由于戒严大街上不会有任何人,而且由于这个学院真正的居住者已经搬迁出去。关于她的计划则会变的加严密而不透风。这里首先要弄清楚具体的顺序,实验体千万不能饿着,重要的是要让感染发生在神不知鬼不觉,就一定要念清楚加强令咒,让转移结界变得加顺畅,明明是改变了地理的大范围结界,要想不被发现只有加固。

今天也许是后一天黑暗女士能够这么畅的对着夜空。想想多年来的准备即将实现。想想将要像假面和异界复仇的那一刻即将到来,心中充满了怒火的女人总算是心思平稳了一些。在过去的漫长的岁月中,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也有许多法挽回的生命,但是这一切的根源今天必须结束,因为她已经没有机会了,如果再让情况恶化一次。那么来自空间与时间尽头的那个守护者就会抓住自己。

维吉尔那边也会注定成为败局,因为从特殊时间点而来的黑暗女士知道一切的终点。她只是希望在结局和开始不变的情况下,至少让假面和别的什么东西付之一炬,一切会给人类带来痛苦的东西必须尽早抹除,过去的自己就是因为过分的仁慈才让这一切被助长。曾经为了阻止那样的自己的行径再次发生。黑暗女士也把愤怒降临在暗香的身上过,看见那个女孩的行为,看见那个状态的她。女人气的咬咬牙,没有什么比知道结果加让人痛苦的。

这个咒语必须要完成。就当是为了自己,为了所有与自己一同走过许多道路并且终仅仅留下尽伤感的同伴们

。再一次,女人鼓起勇气念动咒言,这是一种充满力量的古老语句,没有明确的断句,也没有固定的格式,所有的话必须一气呵成,但同时又会让人混淆和忘记。不过这一次,女人没有忘记,这一次她也不会失败,咒语出声的那一刻与前几次都不尽相同。

女人所站着的地方似乎是学院中的某个高处,明眼人很容易认出来这是学院炼金术室上方的钟楼,开朗的钟楼边缘只有护栏,月光从高高的刺出映射进来瞬间让周围变得恐怖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咒言的问题,嗓音发起之后,四周的空气变得雾霭朦胧,某种可怕的东西正在笼罩这个学院的上空,历经千百年的沧桑变幻,存在数的虚空力量,这所带有着历史和能量的灵脉发生了奇妙的转变,初并不让人察觉,但是灵力足够高的人还是会在女人附近的变异点感受到异样。

被反绑住双手,丝线细密缠绕住身摁倒在地的日照留美子并没有过分的挣扎,放弃谓的抵抗之后,她被塞住的嘴巴就连反对的话都说不出来。待在钟楼之上等待,留美子发现了这里也将变得不再安,就如同危机已经覆盖了整整的一条街道一样。迷雾扩散的同时,地面之下发生了不可名状的颤动,黑压压的什么东西似乎专注于在地下掀起一阵阵的轩然大波,但是对于发生在四周围的情况却毫不理睬,就好像辛勤工作的山林矮人一样。

起初的时候,地面还算是不能够影响到高层,时间进展到了八分钟的时候,身处钟楼的顶层,这个层面的正中央就是钟摆,成山一样的大钟开始感受到了不祥的晃动,不自觉地跟着力量的起伏摇摆起来。渐渐地,山林也吹来了一阵阵不和谐的空气,称之为风有些过于喧嚣,倒不如说这是暗自涌动的一股潮流,声势浩大,却同时又阵阵而来。

当当当当

十分钟后钟声正好赶上了整点,深夜即将迎来黎明,魔法的钟楼自发地奏响了一阵乐章,这当然就像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但是在这稀松平常之下却正好掩饰了浓浓移动的泼墨重雾。商埠歇业了,民居黯然了,但是从钟楼下被释放到了大街上的实验体活尸们也开始了行动。

不需要等到奥妮克的整支部队回来,这封闭的大门很将要化为人间地狱,没有人能够从这里幸,到了那个时候,黑暗女士用不着顾忌维吉尔了,因为她的目的根本不是自己的生命安,而是复仇,将自己一直掩藏在内心深处的一切暴露出来,对着这个世界复仇。

从高高的钟楼上,黑暗女士踢踏着脚上的皮靴,她感觉到了学院的移动,而且现在的学院一城之外已然抵达了不得了的地方。钟声结束的时候,黑压压的某个小点正在向着门户移动,商埠或者是民宅,这边都只是学院内部边缘的贫民区域,这里的人家原本应该已经熄灭了灯火。

但是当黑点抵达了门口,似乎屋子的主人被不同程度的影响叫醒了,黑压压的一片下面出现了几盏星星点点的闪烁,慢声息的杀意已经潜伏到了门口。当门扇打开的一刻,不会等待着屋子主人的确认,活尸的捕食能力就会体现出来,他们闻到了活人的气味,而且他们是不死的战士,可以将感染通过撕咬的伤口,甚至精神上的恐惧意识感染给意志力足够薄弱的人,不过也有那种信仰极高,后被撕咬的粉身碎骨都已经完死去的人。

用作初感染体的活尸是死人,但是被二次感染的人并不一定是死人,虽然有机会被救活,但是在这个只有感染源的城市里面,魔法师们根本不可能研制出破解的秘方,在那之前他们也许就会和满城的活尸耗尽气力被活活的杀死,要么变成魔法控制的伪活尸,要么则是完的死亡,生活往往就是如此的残酷。

黑暗女士冷笑着,看着多的灯开而关闭,魔法会根据室内生活的人群数量掌握光源的开关,因此整间屋子再次熄灭的时候就说明这里已经不会有反抗势力的存在。她开心地低下头,唯恐留美子不能看轻,而是伸出手恨恨地揪住黑发女子的长发,让她吃痛地强行抬起脑袋向下看过去:“这将是我的胜利,这里的所有人都将死去,我要在这个白天陷入混乱的那一刻,将整个学院的重要场所破坏,炼金术室要被封印,监狱要被解放,图馆要被焚烧,后我会攻上那个办公大楼,将高层的首脑杀死。”

“你不会成功的,只要院长大人还在的话,那位大人可是比达斯雷玛加恐怖的存在。”日照留美子满心认真地如此说道,但是这样的话语似乎并没有对高高在上的黑暗女士产生作用。

代替黑暗女士本该有的反应,这个女人淡定从容的笑道:“我并不急着对付那个老头,我只是想要让达斯雷玛好看而已,而且我比你加了解那个老头的真实面目,因为我知道这个学院不仅仅埋藏着假面的创造生产基地,而且学院的议会竟然一致通过让一个非人类去担任院长一职,而且这个非人类的存在可比学院本身古老的多,这是贵族间恪守的秘密。”

知道了如此大的秘密后,留美子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她淡定的神色同时也让这时的黑暗女人明白了,原来当年的此刻,这个叫做留美子的人早就知道了部分的内情,原来此时此刻的植野暗香等人一直被在鼓里。

果然这个充满了欺骗的世界应该被毁灭,现在这么做是正确的,等到这所学院彻底的崩坏黑暗女士决定亲自去取下植野暗香的性命,挽回一些不可挽回的下场。未完待续

安徽医科大学第四附属医院怎么样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医院
长治治疗妇科医院
贵州有没有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