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神的竞技场 172孤寂小镇

2020-01-16 22:07: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的竞技场 172孤寂小镇

见到这元神的气势一下子便是骤长了起來,这时什迪三人都是紧张的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但是下一刻发生的事,便是让三人都是看啥眼了。三人本來以为这元神是要汇聚所有的力量和三人决一死战,但是让人沒有想到的是,这元神居然是带着大量的力量向外逃走了。

这时什迪和欣儿想要再去追逐血瀑布的元神,但是当下那血瀑布的又哪里是两人说能追上就能追上的。此刻一旁的玄佐也是喊住了两人:

“让它去吧,你们的速度是追不上它的。现在它的一双眼睛已是被血兽弄瞎了,就算是到了时辰它也不能完全凝实再次爆发了。”

听罢,什迪和欣儿才是停下了脚步。这时血瀑布虽然沒有被灭掉,但是好在它也无法再爆发出來。血瀑布的一事处理之后,什迪便是想到了重要的事情,当下便是开口发问道:

“大叔,现在我们已经是帮你们把血瀑布的问題解决了。你可以告诉我们,被你们抓走的那个人关押在什么地方了么。”

这时玄佐听得什迪说起,便是知道他所说的人是谁了。那天的确是他们一族的人把克蒙绑了回血族的,但是现在克蒙并不在这里。

听到什迪的问话,这时玄佐只得有些顿顿的说道:“对不起……之前萨姆拉说给我们一大笔钱,让我们去抓你们几个,所以现在他们在……萨姆拉。”

听闻,什迪和欣儿便是低下了头來。这个消息便是最坏的,也是两人最不想要听到的消息。但是现在事实就是如他们所担心的一样。

见到两人的表情有些失落,当下玄佐便是开口补充道:“我可以和你们一起救出你们的朋友的,就这件事我便是应该帮助你们。”

“谢了,如果你们真的想要帮助我们的话就请加入我们的联盟中來吧。七日后南方前线见,克蒙的事我们会设法将他救出來的。”说着什迪和欣儿脚下一点便是向着血瀑布出口的位置而去了。

当下时间上的紧迫已是容不得二人再拖下去了,这时两人只有事先前往一个月前和白等人相约过的地方汇聚,然后再一起去救克蒙……

里此地西南的位置,这时白独自一人走在了一处有些荒芜的小镇中。由于年年战事的原因,当下这个小镇中已是变得寂寥了。

冷风催残着光秃秃的树枝,发出了呜呜作响的声音。大街上落了一地的叶子却是告诉世人这里也曾经有过繁华的岁月。

白踩着干枯的树叶走在沒有一点生机的大街上,顿时便是感觉到了这里的凄凉。走过了几个转角的大街之后,白却是发现一处冒着热气的地方。

好奇之余,白便是向这个地方走去了。走近了白才是发现,这里原來是一家小酒馆,但是能在这不毛之地找到一家酒馆也是极为不易的了。

当下白正好有些饿了,便是决定先坐下來吃点东西。但是白刚刚坐在桌子旁时,便是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題。这时血鸦和灶灰都是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神色有些异常的白。

这时白只好看着两只站在桌子上等待开饭两只家伙无奈垂头。这么久沒有在城市中混了,白这时他几乎忘了在这种地方吃饭是需要钱的,但是他却是连一个子都沒有。

但是饥饿却是让白萌生了一个他曾经干过的勾当,这会他决定要重操就业在这里混上一顿吃的。就在白思考着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混上一顿时,他所在的桌子上却是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是两枚铜币掉落的声音,当下白便是抬头而起。这时一个带着黑纱斗笠的人便是坐在了白这张桌子的对面,当下从对方的身形來看应该是一个女人,而且她怀里的那个大酒坛更是让让人醒目。

“嘭。”

这时这个女子一把抓住了酒坛的边缘便是猛地将它放在了白所在的桌子上,随即简单吆喝:“吃的,上上來便是。”

当下灶灰和血鸦可不会被眼前这个女人吓到,因为它们对女人根本就不感兴趣。现在血鸦自然是不知道桌子上的那两个圆圆的金属是什么东西,但是灶灰根白混久它却是知道这玩意的价值的。

当下灶灰便是变得像一只小心翼翼的老鼠一般,一点一点的挪到了这两枚钱币的地方又看了看那个女人。这时灶灰见那个女人只是在喝着酒,根本就沒管自己,当下灶灰便是猛地衔起了桌子上的两枚钱币便是向白的身上飞去。

这时灶灰把两枚钱币交给了白之后,便是高兴的咯咯的叫唤了起來。这声音便是像它在大笑炫耀自己的成果一般,灶灰除了能理解食物的意义以外对于间接能联系到食物的钱币意义上也有着很深的造诣。

不一会,一盘焦黄的白面锅贴便是被一个老店家上在了桌子上。这时那个女人也是沒有说些什么,当下便是抓了一块一边大口的饮酒,一边吃起了手中的锅贴。

这时灶灰和血鸦见到那个女人在吃东西,当下两只小小的爪子也是探向了那个装着白面锅贴的碟子中去……

“啪。”

突然只听得一声响,白便是把两只鸟的爪子拍在了桌子上。这时人家虽然是坐在这个桌子上的,但是这些可都是人家用钱买的,自己怎么能放纵这两只鸟去干这种勾当呢。

“嗯。”这时那个女子也是发现了白弄出來的动静,随即便是看向了白开口平静问道:“你也想吃么。”

这会白皱眉犹豫了半天才是搓着手掌和两只鸟一起向这个女人点了点头。随即只听得一声清响,当下那个女子便是取出了三只碗摆在了白和两只鸟的跟前。

“陪我喝酒,这些尽管吃。”说话间,这女子便是一碗酒直接一口便是吞下了。这时白还在暗暗惊叹,这女人居然把碗都随身携带,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酒鬼呢。

白从來都沒有喝过酒,但是当下肚子的原因也就只好试一试了。随即白便是也学着那个女子的样子端起了手中的碗,便是一口把酒都放了下去。

随即白便是感觉这玩意不是那么好喝了,但是想要吐出來又有些不好。就这般酒在白的嘴里鼓着一段时间后,便是白忍着喉间的那股火辣瞪直了眼吞下去。

当下灶灰和血鸦见两人都在喝这种东西,便是也一起饮起了碗中的酒來。奇迹的是两只家伙居然不排斥酒浓烈的味道,反而是饶有兴趣的喝了起來。

“好,再來……”说着那个女子手中的酒坛便是又到了白的碗前,随即白身边的那只碗又乘上了满满的一碗酒。

这酒很烈,一碗下肚之后。白便是感觉自己肚子里像是火燎一般,头也是有些迷糊的晕了起來。这时白感觉不能再这么下去,随即便是调动了身体中的元气将酒气一点一点的排出了体外。

这个举动对方自然是看在眼里的了,但是当下她只是想要找个人喝酒而已,并不会在意对方是怎么喝的。

这一次白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喝的慢了不少。一边喝一边吃着手中的锅贴,但是酒的作用下却是让白感到有了不少的困意。

再看桌子上的血鸦和灶灰两只鸟,这时已经是吃饱喝足了,在酒的作用下当下它们已是伏在桌子上一起一伏的竟是睡着了。

当下白感觉到自己不能再喝下去了,虽然自己能用元气把酒气都逼出來。但是酒带來那种困乏的感觉却是白不能允许的,他还有要事需要去做不能这样放纵自己。

随即白便是开口道:“我不能再喝了,你尽兴吧。”说着白便是摆了摆了手,示意不要再往自己的碗里盛酒了。

就在白和这个陌生的女人喝酒之时,在这家小酒馆的腹地却是响起了霍霍的磨刀之声。当下白之所以会感觉到困乏并不是因为这个女子酒的缘故,酒被逼出酒气之后它便是变得像水一般。

这会真正发挥着作用的是那个老店家拿出來的那一盘白面锅贴。这时那个女子依旧是不动声色的吃着手中的白面锅贴喝着自己坛子中的酒默默注视着小店里屋的动静。

就在这时,从里面却是向着两人发射出了数只羽箭出來。当下有些迷糊的白见到羽箭袭來,当下迷糊的感官便是被激得一个激灵。

随即手中的短棍便是快速的飞舞了起來,随即一道金色的符文金色光罩便是笼罩住了自己和眼前的这个女人。

这时发射出來的箭都是叮叮当当的打在了白的金色光罩之上,沒有一支箭可以透过白的防御攻击到两人。

当下那个女子见到这番情景依旧是显得很平静,她看着金色的光罩慢慢的端起手中的酒一口一口的饮着,好像沒有什么事情是能够让她完全分神的。

此刻一直隐藏在屋子中的那个女人店家见羽箭已是对两无法造成任何的伤害后,便是亲自提起了磨好的刀向着两人走來了……

...

贵阳长峰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地址在哪
包头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内蒙古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汕头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