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错位的理想

2020-01-16 07:13: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念的高中是所百年名校,提起来常常收获对方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噢,原来你是那里出来的啊。”上个月回家经过学校,看到里面走出来的学生尽管歪瓜裂枣,但难掩神色间的骄傲,仿佛就是当年的我。

10年后一众高中同学聚首,餐桌上有的人几乎没变,有的人脑袋都开始秃了。我最关心的是一位姓费的女同学,后来,她怎么样了呢?

费同学能令我铭记,是因为某次老师说要谈一谈理想,一个清脆的女声在耳旁响起:“我将来要当外交官。”后排男生一阵哄笑:“哇,这个女人不寻常。”说出此话的就是费女,她面孔白皙,神情刚毅,脑后扎了一个代表聪明灵动的马尾辫。

突如其来地听到这句宣言,我觉得她整个人仿佛都罩上了一层金光,至今她留在我脑海中的印象仍然金光闪闪,衬得一屋子想当老师、公务员、小老板的同学都成了土色。

费同学成绩优秀,深得老师们的喜爱,当时的一次会考中考了个班级第一,年级前三,说出这种话也不算笑谈。那堂课还有一个亮点,就是某位从来不引人注目的女生说自己的理想是当家庭主妇。40多岁的班主任摇摇头,很无奈:“你考到这里来用功读书,就想将来给别人烧饭洗衣服啊?”

王朔曾说过一句话:“真想在电影里过日子,下一个镜头就是一行字幕:多年以后。”

跟高中同学的聚会就像打过字幕的“多年以后”,昨天仿佛还在眼前,而今,一个个答案都将依次揭晓。老同学们听说我靠卖文为生,都一脸诧异:“你居然能养活自己?”至于费同学,似乎所有人都忘了她是要当外交官的,听说孩子两个月了,正辞职在家带孩子。

那位梦想做家庭主妇的女生,因为多年来一直没有人接手她这个梦想,于是她从本科念到硕士,硕士出国又成了博士。因为念的是人类学,她常常跨越大西洋,有时去加拿大某校的阁楼查找某任总理的手迹,有时去墨西哥古城开项目研讨会。

某天午夜梦回时,她还忍不住在MSN上跟我幽叹:“怎么办,再嫁不掉,我就要毕业做专家学者了。”我只能安慰她:“目前国内农民企业家最喜欢找女博士自抬身价,你还有希望。”她恐惧得摇头:“我只想有个正当理由在家做饭。”

10年后,饭桌上没什么人再谈理想了,幸好本高中的明星人物韩寒至今依然是条满嘴理想的好汉,还说着:“我估计女儿有我这样一个爸爸,也不太容易看得上别的男人。”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在线预约
杭州丽都医院专家
贵州白癜风医院哪好
长春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泉州妇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