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玄武裂天 第九百八十二章诡异的大红灯笼

2020-01-17 03:33: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武裂天 第九百八十二章诡异的大红灯笼

这张是由天蚕丝编织而成,细如发絲,在元气的控制下灵动异常,且根本不会受空间气流的影响。以往的对手被这张罩住之后,空有拔山之力也难以摆脱。不知道这胖子用什么手段,居然能阻止这张的下沉。

那位聂师兄却是知道,对方是在用精纯的元力抵御着这张的攻击,心中虽惊却并不慌张,这张天蚕丝已被他练到如臂使指的程度,念动间元力疏入其中,整张骤然收缩,猛地朝下兜去。

天蚕丝收缩的速度极快,瞬间便摆脱了对方的抵御,收缩时发出的尖锐呼啸声清晰可闻,那声势之强,似乎一块巨石被絲罩住,都会被切割成碎片。

在所有人的看来,胖子无疑已成中的肥鱼,任人随意宰割。然而,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一轮金色的明月突兀地从罩下的絲中升起,光芒璀璨,即使厚厚的云层也被光芒破开。

天蚕絲虽然柔韧无比,不惧任何利刃的切割,但这轮金色明月却是由元力凝聚而成,天蚕丝就像是冰雪遭遇烈阳一般,瞬间融解出一个大口子。

"这……怎么可能?"聂师兄惊骇的眼眸中带着肉痛的神色,手一招,顿时将那张残破了的絲收了回来,否则定会被那轮金色的光芒彻底的融解掉。

胖子本可以阻止对方收回破损了的絲,却只是冷眼看着,任由亳无阻碍的收了回去,接着便听一声愤怒之极的嘶吼;"死肥猪,竟然损毁了我的天蚕絲,我要让你活生不如死!"

聂师兄那张白得渗人的脸,泛起一片潮红,但很快便消退了下去,他毕竟是一个生死境圣者,心境修为自然不俗,更清楚修者临阵最忌心浮气燥,看向胖子的眼神也凝重犀利起来,吃了一次亏的他,已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对手,并非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嗯!"胖子微怔了一下;"这货使用的兵器怎都如此另类,之前使的是一张天蚕丝,此刻手中又提着一个大红灯笼。"

长方形的灯笼,形状酷似一俱棺材,看上去一片惨红,充满了血腥味,红得令人心悸,却不知其中藏着什么古怪的玄机?

对于未知的东西,虽说不惧,却也不能掉以轻心,胖子警惕地盯着对方手中的大红灯笼,像是感觉到了一絲危险的气息,脸上的肌肉也禁不住地抽搐了一下。

这一刻,异变骤生,只见对方手中的大灯笼往上一扔,呼吸间,一团红云便来到了胖子的头顶上空,棺材形的灯笼突然释放出一蓬血红的浓郁光芒,方园数丈顿时都笼罩在这猩红的光焰之中,连炽亮的阳光都被遮掩住,仿佛沉浸在一片血光之中,伸手都难见五指。

红,眼底尽是一片惨红,红得让人心惊肉跳。

"这是什么状况?"胖子淡定不起来了,此刻非旦目难视物,而且还嗅到了一种异样的气味,让人出现阵阵的旋晕感觉,甚至连手脚逐渐变得有些酥麻起来;"不好!这是酥筋软骨散。"

身处在这诡异的红光中,又吸入了酥筋软骨散,如果对方此时发起攻击,只有等着被虐的份。所幸胖子的反应神速,而且身上不缺解毒丹药,刚吸入一絲酥筋软骨散,便在第一时间服下了解毒丹药,迅速地恢复了战斗力。

这俱棺材形状的红灯笼,是用几种特殊的有毒凶兽皮和油脂制作而成,灯笼一旦被点燃,便会发出惨红浓郁的血光,让人目难辨物,燃烧的油脂更会释放出类似酥筋软骨散的毒性,吸入者的身体很快便会出现短暂的酥麻感,失去战斗力。

这位聂师兄凭着这个诡异的红灯笼,不知有多少人被阴过,甚至一些修为高出他的人,也都莫名栽在他的手里。

一般情况下,他都不会轻易使用红灯笼,一是因为恼怒对方损坏了他天蚕丝,二是出战前上面的师兄就打过招呼,势必要将对手打残,三是惊于对手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隐隐感到不安,甚至毫无取胜的把握。所以才果断的使用出灯笼,准备在对方失去战力的瞬间,迅急出手将其一举打残。

在他的算计中,首先一拳将这胖子的脸打爆,然后再将两只手生生折断,当然两条腿也不会轻易放过。

看到胖子在红光中摇摇晃晃的身子,以他的经验判断,对方已中招了,嘴角不由掠过一抺残忍的冷笑,整个人在沿途留下一串残影,挥起拳头像风一般冲进了红光中。

轰!一只硕大的拳头夹着呼啸的劲气,朝着红光中的那具身体的脸部,亳不留手的轰击而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个胖子的身体一阵摇晃,却是无巧不巧的闪避了开去,这一拳竟是贴着对方的鼻尖轰掠而过。

"这都能躲过,这死肥猪的运气还真好!"这位聂师兄暗忖道,并沒有往深处想,因为这种事他都不知做过了多少次,从无一次失过手,只当作是一次意外的巧合。另一只同时挥拳暴击而……

轰!又是一拳击空,又是擦着鼻尖呼啸而过,紧接着又连续轰出了数拳,将浓郁的红光都打得溃散了开来,只见那胖子笨拙的身体像似一个醉汉般的左摇右晃,东摆西倒,都是无巧不巧的堪堪躲过重拳的轰击。

第一次是巧合,第二次是运气,那接下来的第三,第四次……又算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是头猪都明白自己是被对方狠狠的耍了。

这个时候才觉悟过来,似乎已经太晚了一点,发现对方根本沒有中招,而且在如此近的距离,连番遭到自己雷霆般重掌的攻击,都能亳发无损的轻易避过,其身法的玄奥已妙到了亳巅,一念惊觉,就想要立即抽身退出红光。

身体刚做出反应,便突然感到一股凌厉的气劲,骤然迎面破空而来,这位聂师兄的脸色顿时大变,连想都未想,便挥出一拳朝着那股袭来的劲气轰击过去。

噗!两只带着呼啸劲气的拳头在红光中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阵让人牙噤的声音。

让这位聂师兄感到惊愕的是,他轰出的这一拳已摧动了八成元力,足可击碎一块坚岩,但却是无法撼动对方分亳。

"这怎么可能!"他的心中一千个不相信,身为核心弟子,又拥有生死境初阶二品的修为,居然与一个內门弟子正面硬撼都占不到任何优势,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心中充满了不解,当然,如果他知道对方是一个半步灵神境,只是降低修为在与他战斗,会不会更惊愕?

不解归不解,眼眸中却是透出一股狠厉之色,将体内仅存的两成元力,毫无保留的尽数灌注在拳上,誓要将对方的整条手臂轰碎。

感受到了拳劲上传来的那股必杀意志,胖子的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闷声不响的抗衡着对方倾力击出的拳劲,冲击之声如同闷雷阵阵轰响。

咔嚓嚓!连番的撞击之下,传出了一连串骨骼断裂破碎的"咔嚓"声响,闻之令人头皮直发麻。这种声音听上去真的很恐怖,众人只能从红光中隐约看见对战的两方在以拳对撼,却不知这骨骼碎裂的声音是从谁的身上发出来的?

"你不是想打爆我的脸,轰碎我的全身骨头吗?"这声音听上去很陌生,但可以确定绝不是那位聂师兄的声音。

"断臂的滋味如何?注意了,下一拳要打爆你的脸!"这声音是从胖子的口中传出,很平淡,却充满了霸道无比的意志。

那阵骨骼碎裂的声音是从那位聂师兄的身上传出来的,沿着拳头一直传递到整条手臂,都在发出这种"咔嚓嚓"的恐怖声响,不知道己碎裂成何等惨状。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尚未从口中呼出,一只肉团团的拳头已出现在面门前,聂师兄骇然中已顾不得手臂断裂的痛楚,另一只手臂急速地抬起,勉强的护住面门。

仓促的格当之下,拳未到,一股强大到令人颤栗的气劲,已让那位聂师兄感到心神间生出一阵惧意,脸色瞬间由白转靑,这才意识到对方是在扮猪吃虎,其真实的战力已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想要果断的开口认输;"我……"

胖子欧阳无忌之前已感觉到了对方歹毒的念头,一心想要打爆自己的脸,轰碎全身的根根骨骼,对于这种人,自然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岂会容他开口认输。

一声轰然震响,掩盖住了他喊出的声音,那位聂师兄顿觉一只铁锤狠狠地砸在格当的手臂上;咔嚓!又是一道骨骼碎裂的声彻。

啊!空旷的街道上空荡起一声凄厉致极的惨呼之声,那位聂师兄格当的手臂,在一股重力的轰击,直接狠狠撞向自已的面门之上,一蓬鲜血轰然绽放开来。

悬挂在半空的棺材形灯笼,也在狂暴的拳劲之碎裂开来,满天红光为溃散消失。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评价
郑州性病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蚌埠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癫痫病治疗医院广州哪家好
河北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