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孤岛世界 第一百二十四章 酒桌上的支援

2020-01-17 23:18: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孤岛世界 第一百二十四章 酒桌上的支援

“李老酋长,方便给我介绍介绍您的部落吗?”米馨盘腿坐在毯子上,学着牧民们的样子,纤细白皙的手指捏起一撮黄米放进嘴里,即便没用奶茶泡过,黄米依然可以食用,和奶茶泡过后软中带韧的口感不同,干黄米咬起来又硬又脆,咯嘣咯嘣的像是在咬炒蚕豆,但炒制后的焦香味可比炒蚕豆浓多了,上面稍稍撒上一点粗盐,正适合下酒吃。用黄米冲淡了嘴里的酒气,米馨慢悠悠的说道,“虽然不是第一次听说异种人的事,但像你们这样有趣的异种人部落,我还是第一次见呢,对你们格外好奇啊。”

如果有熟悉米馨的人在场,那一定能看出来,她现在喝的已经有点过量了。米馨是个很有酒量的女人,同时也格外注重形象,她轻易不会让自己过量,即便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喝过量的时候也不会在外表上表现出来,但她说话的语速会变的比平时慢一些,这是为了让自己口齿清晰,也是为了给自己更多时间整理思路,不过这种变化并不明显,因此很少有人能发现她已经有了醉意。

“说起部落的历史可就长了。”杜有德抹去胡子上沾着的碎米,撕开一块奶皮放进嘴里,草原上的老牧民早就习惯了奶皮里油乎乎的味道,吃起来格外香甜。享受般的咂了咂嘴,老酋长怀念般的说道,“这个部落,在草原上已经存在了将近二百年了,上一代酋长,是从黑暗时代走来的老异人,多次参加过咱们三方大战。想必你们也知道,黑暗时代战争的亲历者,只要能活下来的都不是弱者,上一代酋长也一样,他的实力完全不输于现在很多顶级强者。可惜,他的寿命并不算长,至少在异人的强者里不算长,我刚加入部落不到二十年,他就去世了,把酋长的位置传给了我。”

“加入?”米馨好奇的问道。

“当然,我们异人又没有生育能力,新来的人都是加入的呀。”杜有德一点也不避讳自己一族的缺陷,直截了当的说道,“部落里所有的人都和我一样。”

“哦哦,抱歉。”米馨很庆幸对面的老人没有端起酒碗的意思,尽量转移他的视线,让他不至于想起喝酒的事,“我只是觉得,都是外来人加入的话,那真是难得部落能有这么大规模了。”

“哈哈哈哈,比起你们兽化人的城市动不动就几万人规模来说,我们的部落一点都不算大。”杜有德搓搓手上粘的油脂,大笑着说道,“他们都是这几十年异化后逃出城市的孩子,孤身在草原上游荡,最后遇到我们部落然后加入的。上代酋长的时候,他的作风和我不一样,因此部落也就只有三四十人,不过我比较喜欢接纳年轻人,所以部落人口也就越来越多,到了后面,部落在草原上游荡的异种人之中也算小有名气了,有不少孩子专程赶来投奔呢。”

“但是他们……”米馨沉默了一阵,歉意的笑了笑,低声道,“您知道我的意思。”

“哈哈,我明白你想问什么,我们是不吃人的。”杜有德当然知道米馨的意思,异种人里很多成员都在异化过程中扭曲了自己的本性,变得凶残暴戾而且仇视新人类,甚至以新人类为食。或者更确切一点说,每个异种人都有这种倾向,只是或多或少的区别而已。因此老酋长对此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而表现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部落里接纳的都是一些比较理智的孩子,对那些无法控制自己的人我们不会接受的,毕竟要和你们兽化人经常接触嘛。而且那些不能保留正常理智的人,都是些自控能力比较低的家伙,让他们加入部落没有一点好处,反而会惹来不少麻烦,曾经就有过类似的例子,所以我们现在在接纳新人的时候格外注意了。”

“呵,实在抱歉。”杜有德说的虽然很不在意,但话里已经充分暴露出异种人和新人类之间的差别,作为一个普通人,米馨心里难免会有些别扭,但很多时候现实就是如此,两个人,两个民族,乃至两个种族,在无法消灭对方的情况下,想要正常接触,就只能一起做出让步。部落一方已经做出了让步,留下的都是比较理智的异种人,米馨当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笑了笑说道,“这样我就放心了。”

“我们和不少城市做过交易,还很少爆发冲突呢。”杜有德端起酒碗,捋着胡须大笑道,“来来来,喝酒喝酒。”

“你们不是不吃人,你们只是吃人不吐骨头而已。”阴恻恻的声音从米馨背后传来,她惊讶的一回头,发现一身黑衣乌鸦如同悄无声息的幽灵一样,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的背后,脸上正挂着招牌式的灿烂里带着阴鹜的笑容,阴阳怪气的说道,“被你们吃掉的可怜人还少吗?只是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而已。”

“胡说八道。”杜有德没好气的笑骂道,“真像你说的那样,还有人敢和我们继续做生意吗?”

“因为你们不吐骨头啊。”乌鸦随手接过米馨手里已经举起来的酒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在米馨身旁坐下,仰头就把满满一碗奶酒倒进嘴里,抹着嘴角说道,“欺负普通人的酒量算什么本事,来,我陪你喝。”

米馨看看自己还保持着端碗姿势的手,又扭头看看若无其事的乌鸦,脸上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惊讶,毕竟在她的经历中,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从她手里抢走过酒碗了。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她牺牲了不少,其中最难避免的就是喝酒,而且是大量的喝酒。虽然她总是带着不少下属,身边还有高手保护,但一旦需要亲自出面洽谈,就只能她自己冲锋陷阵,没人能替她分担喝酒的工作。其他人身份上和她有不小的差别,替她和对方对饮,明显是对对方不够尊重,就算她的下属们有这种心意,也不可能付诸行动。

因此,她早已经习惯了在酒桌上孤军奋战,现在被乌鸦抢走了酒碗,尤其是在她知道自己已经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抢走了酒碗,让她脸上的表情由惊讶慢慢转变为疑惑,最终定格为一个浅浅的微笑。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哪里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
贵州治癫痫最好的医院在哪
深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河南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