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分割尘光 章八十五 西方欲晓 莫道君行早

2019-12-04 10:35: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分割尘光 章八十五 西方欲晓 莫道君行早

天下熙熙,天下攘攘。

缘法一说,最是玄妙。

这世间有无数次的擦肩而过,能为对方在匆忙人海中驻足,从而两情相悦的,又有几人?

永夜读书不多,但是脑袋不蠢。

如果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肯为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可为他将生死置之度外,那他确实没有半分理由,再让姑娘受半点委屈。

关键是,这姑娘长得真好看。

越看越好看。

于是世上值得永夜挂念的寥寥数人,从此又添一位。

依依不舍的放开怀中若南

,永夜眼中柔软转瞬即逝,破境所带来的磅礴生机让他肺腑经脉焕然一新,他浑身上下奔涌出无穷无尽的战意,就要再次赶赴沙场。

“我还有要务在身,就不跟你多说了,战场上的本事,你比我要大。”青椒刚想就此告别,继续疏散民众,却发现永夜正直直的看着自己,似乎有话要说。

青椒愣神片刻,觉得这个向来雷厉风行的少年今日和以往很有些不同,“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她交给你了。”

青椒摇摇头,打趣说道:“你要回不来,我可不还啊。”

永夜笑笑,转身走向远方巍峨的城墙。

城外喊杀声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寂。

鹤发童颜的老人在雪原上广袖轻舞,每一次大袖飘摇,就有夹杂着冰凌的罡风拂扫大地。

几十万大军在叶无天的天地烘炉压制下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山人海一片片沦为虚无。

这不是战争,这是神灵擎着扫帚,在清扫自家的后院。

在这宽广无垠的白色院落内,普通人是吹口气就不见踪影的积灰,明道境是挤挤挨挨,微风亦能卷携而走的落叶,洞世境是知晓大难临头,想要逃跑却无济于事的虫蚁,少有的几位尚贤境修行者也不过是些稍大点的拦路石,扫帚扫不过去,用手稍稍一抬,便能随手扔出院外。

明喆望着城下已入无人之境的族中阁老,终于明白了天启叶家这四字究竟有着何等的分量。

本来只要坚持到天亮便可迎来胜利的曙光,可依现在一边倒的局面,城下的四十万敌军能活下小半已是大悟界的万幸了。

打仗不比武艺切磋,没人会衡量好你的实力再派出与你势均力敌的对手。为保万全,绝大多数战役都是在双方力量不对等的情况下进行,尤其是修行者之间的争斗,往往在最后就演变成碾压般的屠杀。

相传十几年前四大家族的几位族长在苍阳联袂登场,宛若四方囊括寰宇的世界从天穹倾轧而下,所展现出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无上威能让整块日曜大陆都陷入动荡。

地处大陆极西的苍阳生灵涂炭,大地崩碎,海水倒灌,电闪雷鸣,几乎人们可以想象到的一切苦难都以自古以来从未有过的强度肆意凌虐。远些的龙泣之海港口刮起不停歇的风暴,藏身于深海不出世的大妖游曳进深渊发出阵阵哀鸣,更远处的月曜大陆,群兽奔逃,万灵跪伏叩首。

若非大战过后景象实在太过惨烈,青雀家族的老族长感伤所造杀孽太多,想为此地无辜民众送一场福祉,亲自动用神通修复山石水脉,导引花鸟鱼虫,否则以当时各种驳杂元气侵蚀天地的程度来看,此方土地哪里能够看到半点生机。

言归正传,在整块日曜大陆都声名显赫的叶无天即使放在传奇之中也是可以算作前列的存在,单凭大悟界几个苟延残喘的老魔头缠斗根本就是螳臂当车。

叶无天此时越战越勇,随着筋骨的逐渐舒展,他的气息一路攀升到顶峰,仿佛再现当年之勇。

十余年的和平岁月,这位驰骋沙场的武人一身修为和他那耿直的性情一起逐渐没有了用武之地。见惯了名利场上那些所谓大人们的尔虞我诈,唇枪舌剑,叶无天变得深居简出,不再打理族中事物,除了偶尔点拨一下根骨品相不错的子弟之外,便是煮茶听雨,看花开花落,春去秋来。

本以为上了年纪,沉寂许久的武道之心已经被岁月磨去峥嵘,未曾想当叶无天再次站立于雄关脚下,面对着曾经面对过的敌人,浑身的血液终究还是沸腾了起来。

原来深埋于骨血里的某些东西,是不会随着时间改变的。

叶无天这些年虽无心计较族中隐隐浮现出的些许暗流,但家主战前的那封密信里包含的复杂心思却是可以轻松一眼看破,叶明喆若是看信以后就依上面所言与叶无天一同离去,叶无天虽不会多说什么,可心中当然会对这位家族未来的掌舵人印象大打折扣。

好在校场上明喆恳请叶无天为天下黎民多留几日,老人虽然面上不悦,心中却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叶家盛世护卫皇城,战时冲锋在前,将来的领头羊可不能是个贪生怕死,给老祖宗脸上抹黑的孬种。

只是后来这小兔崽子以自刎相逼自己出手,这等手段还是太过锋芒毕露一些。

想到此处,叶无天又好气又好笑。

你堂堂日暮兵部尚书,天启第一豪门的家主护犊心切,一封扯东扯西,七拐八拐的密信就要把当初自己钦点的好苗子带回京城,可大敌当前,家国有难,你问过咱们叶家上下千年战死沙场的儿郎答不答应。

临阵换将这种事,叶家阁老说了不算,因为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兵部尚书说了不算,因为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唯独自己良心说的才作数。

身居庙堂高位的叶洪烈在官场沉浮这么多年,可能本心已不在武道,好在眼睛还没瞎,选了个好后生。

杀敌正酣的叶无天越想越觉得欢喜,他胸胆舒张,肺腑涌出一股豪气,用含着雄浑元气的音浪喝道:“谁说日暮朝阳新起光芒万丈,明喆小子,在战火淬炼出的黄金一代面前,你还有太长的路要走,看看老夫年轻时是怎么杀敌的!”

城头叶明喆血脉膨胀,他双手抱拳,朗声应道:“请叔祖指教!”

叶无天运掌托天,手心向下虚压,明明速度极缓,却扩散出一连串的玄奥残影,与之相应的,尚贤境引发的天地烘炉轰然转动,宛若奔雷滚滚,无穷无尽的元气大江奔涌交汇,形成一只金色巨掌,巍峨如山岳大日,悬挂于众人头顶,向着早已脆弱不堪的雪原狠狠砸下。

身为传奇的修行者手段往往千变万化,叶无天却一招成名,打遍天下无敌手,由此可见,“劈棺手”三字究竟浸淫了老人多少载的心血。

不管目睹过多少次,都还是会觉得那掌中蕴藏的煌煌天威,波澜壮阔。

叶无天再次施展劈棺手之时,正值伤势痊愈的永夜登上城头,背负长戟的少年郎遥望远端老人以及更远处震撼人心的可怖掌印,纵使见过不少大风大浪,也不由瞳孔收缩。

四十万人的精锐之师,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被抹除了?

修行路上的风景,果然远近高低各不同,既有清风拂山岗,又有明月照大江。

敌军遭受重创,好友安然返回,明喆看到永夜的第一眼,就知道以战入道的少年又在战斗中遇到机缘,修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青年将领嘴上没说什么,脸上的欣喜却不言而喻。

死里求生的永夜显然没有明喆那样多的感慨,他吃吃看着城下武神附体的老人,眼中有火焰在燃烧。

叶无天两记劈棺手杀的大悟界众人道心崩溃,金色巨掌的光芒缓缓收敛于夜色之中,城头上的日暮守军们这才得以看清西方缭绕云端,已经泛起了微微红晕。

遮元玉只能遮掩护国大阵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过后,坐镇京城的日暮最强者叶谪仙就会发现沙洋镇的变数,也只有在那时,这座边陲小镇才可以说是真正的固若金汤了。

早在开战之时,明喆就询问过卫兵时刻,卫兵告之当时正是寅时,依此后推,众人撑到卯时便可迎来胜利的曙光。

古籍有云:卯,冒也,象开门之形,门者,即是天门,卯时天门大开,是指旭日东升的景象。

远方即将显露的朝霞,正是在告诉大家,卯时将要来到。

明喆迎着就要绽放开来的霞光,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未曾想观叔祖一战,令人心驰神往,时间竟过得如此之快。

朝阳初升,胜利就在眼前。

城下的叶无天,朝后退出五步,弓步架拳,一身衣衫在元气的震荡下,碎裂成碎屑布料,散落一地。

“叔祖在做什么?”明喆发现城下那个面对四十万贼寇也能处之泰然的老人,面对匆忙撤退的万余逃兵,双手竟有微不可查的抖动。

不是激动,而是因为紧张。

“那不是朝霞。”永夜喉头滚动,“苍阳地处大陆西南,若是日出,应是从我们背后的方向升起才对。”

可不是朝霞,那要把天际渲染的红色又是什么?

永夜仔细抽动了下鼻子,在空气中嗅到一股正在逐渐浓郁的腥咸。

“是血。”

是从远方奔涌而来的血潮。

隔着此处不知多少里的地平线上立起一道雄伟的身影,那身影肩挑云层,脚踏山岳,浑身罩在血雾之中,穷极洞世境的目力也看不清真容。

身影一步数里,提着轮廓狰狞的武器向着沙洋镇逼近。

叶无天冷汗浸透衣衫,心中骇然万分。

十余年前正当壮年的他曾往苍阳最中心的战场瞥过一眼,他永远不会忘记那头在血雾中与人搏杀的妖魔。

那柄似斧非斧的武器叫钺,在荒原上还有个更响亮的名字:

逆刑天

它是大悟界霸王台屠夫的屠刀。

叶无天惨然一笑。

原来并非朝阳如血,

竟是血如朝阳。

始兴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治银屑病的医院
南昌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分享到: